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万德智新董事长屈皓锟接受武汉经济广播《创客先锋》栏目专访

来源:万德智新  作者:武汉经济广播电台《创客先锋》  时间:2016-5-23 14:58:09

4月19日晚,万德智新董事长屈皓锟应邀到武汉经济广播电台,接受了《创客先锋》栏目组的专访。

创新创业的浪潮从去年初开始席卷全国,在众多城市遍地开花。正如璀璨的灯光,穿透夜色,从硅谷到中关村,和此时的武汉遥相呼应。敢为人先的武汉人,这次牢牢抓住创新创业的契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打造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城市

其实,在武汉这座城市,创新和创业从未停止过。3500年的历史,中国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之一,中国最早的现代工业,互联网大潮中昂首阔步向一线城市迈进,每个时代都涌现出勇立潮头、敢为人先的开拓者。屈皓锟就是其中的一名。

    窗外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在安静的直播间里,屈皓锟董事长在和主播小鱼的轻松愉快的交谈中,回忆起自己的创业创新之路。

以下是采访实录文字版:

鱼:欢迎回来,这里依然是武汉经济广播正在为您直播的《创客先锋》,欢迎各位继续进入到我们的创业者说环节,我依然是在电波前守候大家的主持人小鱼,今天做客我们创业者说的嘉宾是来自于武汉万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汉市智新通公共服务平台首席服务官屈皓锟,屈先生,欢迎,屈董也给大家打个招呼。

 

屈:各位100.6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屈皓锟,万德智新的董事长,洪山创客的投资人。

 

鱼:正好借着屈总在介绍自己的同时,我也给大家详细地介绍一下屈总,屈总是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民建湖北省委企业委员会委员,武汉民建企业发展促进会理事,湖北省互联网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湖北省软件行业协会理事。屈总还担任了荆门商会的副会长,作为武汉大学和“洪山创客”创业导师,一直指导和帮助大学生创业。屈总于2000年1月,创办了武汉万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湖北省领先的互联网综合服务商。历经16年持续经营,在13年11月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成功挂牌,正式登陆“新三板”。屈总头衔很多啊,其实我觉得头衔代表的是一个人的经历,有这么多年的创业经历,应该可以跟我们分享的很多。现在我们首先请屈总跟我们介绍一下,万德智新目前的主营业务是什么?

 

屈:万德智新是一家专业的互联网综合服务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我们主营的有智能建筑工程、智能交通、森林防火、国土资源等智能监控、光电子设备制造、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以及互联网大学生创客平台等项目。

 

鱼:这么多的项目,其实刚刚也给大家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屈总的经历,而且您刚才也提到了万德智新是一个专业的互联网综合服务商,它涉及的项目很宽泛,但是从2000年一直到现在,您一直是紧跟互联网包括智能化的发展趋势,在那个时代、那个年代,互联网其实还并没有特别的普及,还没有像现在发展得这么高速,您当时是怎么去看到这一块儿的发展前景的?

 

屈:这个还是有一定的历史渊源,因为我92年就南下,一直在广东、深圳一带打工,那个时候接触IT的信息量是比较大的,97年回武汉的时候就直接进入了网络领域,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在这个领域。

 

鱼:但是作为很多人的想法,在那个年代,去到了沿海城市,可以说发展的势头包括机会也应该是很多,而且再说得现实和通俗一点,在沿海城市的收入也相对内陆城市、二线城市来说也是更加地高一些,您当时为什么选择了又回到了武汉?

 

屈:这里有一个故事吧,因为我是95年生的大女儿,96年的时候他们搬到了武汉,我夫人不太适应南方的气候,我听心理学家说,女儿如果在两岁左右的时候如果跟父亲没有很好的互动、没有很好的交流的话,她未来成家的时候会跟她的老公会有障碍,所以我就觉得我那边即便是副总的职位我也得放弃。

 

鱼:天呐,当您的女儿太幸福了,考虑到了女儿未来发展的原因,所以为了家庭、为了亲人,哪怕是再好的机会、再好的职位可能您在权衡之下还是决定放弃然后回到家人的身边,回家乡来发展,回到武汉是您重新开始么?

 

屈:对,回武汉才开始介入IT行业。

 

鱼:那等于是从零开始,那个时候起步还是蛮艰难的。

 

屈:那个时候我住在黄陂,我每天在路上得四个小时。

 

鱼:就往返公司到家的时间,4个小时。

 

屈:在街道口上班嘛,我找的深圳的新地网络,是全中国第一家做全国网络分销的一家公司。

 

鱼:可以算是您生活上的困难,比如说4个小时往返就在路上,那一路上您应该是一边工作然后一边赶路,当时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屈:当时他们招我的时候就觉得,第一你有经验,第二你有压力,生存的压力啊,所以我每天几乎是第一个到公司的,因为我们不能迟到,所以一般我们八点上班,七点半我就赶到公司了,往往回到家大概是八点左右吧。

 

鱼:虽然说这么辛苦,您却觉得非常地有干劲,非常地有冲劲,您当时看中了什么?

 

屈:第一个是要为家人拼嘛,第二个毕竟出去闯荡了五年,也不能让我们原来的同事、原来的工作单位把我们给看扁了。

 

鱼:我出去过我就应该混出个样子来,让你们看看,这算是支撑着您的一块(力量),然后呢?

 

屈:应该还是有这种光宗耀祖的动力在里面吧。

 

鱼:后来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您是89年毕业就一直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一直到2000的时候您创立的万德智新。

 

屈:实际上我们在99年就开始注册经营部,就是个体户嘛相当于,因为受制于资金的限制,所以我们是到2000年正式注册的公司,实际上创业应该是在99年初。

 

鱼:可是一开始您回来的时候,您可能首先是为了生存,这是最起码的,我首先要活下来我才能够干其他的事情,然后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决定不再给人打工,要自己创业?

 

屈:最初的缘由是因为我的堂弟和表妹,他们在武汉工作是我解决的,但是他们同时失业了,因为他们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所以我一直在跟我的员工讲,我说我们最开始是家族创业,我们是五位家族成员,为了大家有口饭吃,我带着大家一起来创这个业。

 

鱼:有共同的目标,有共同的理念,而且说实话家族创业相互之间也更加地彼此亲信,方式方法、理念想法相互之间也是比较熟悉了。

 

屈:这样有两点,一个是低成本。

 

鱼:这是最关键的我觉得。(笑)

 

屈:第二个就是稳定性,任劳任怨嘛,为自己干。

 

鱼:而且会很忠诚。

 

屈:对,所以我在2000年注册公司的时候,我们几个创业的人就全部股份化了,所以我们从2000年开始就是一个内部股份制的公司,这是我在广东沿海几年学到的企业经营的可以说是比较超前一点的做法。

 

鱼:开始那个时候好像没有所谓的有关于创业的概念,您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去做过一些相关的分析,包括数据分析、市场前景的考量或者预测,然后您才做的这个?

 

屈:应该说没有,我在广东的时候曾经考虑过,就是储备了一些工商的知识,就是公司注册啊、公司管理啊这方面还是做了些知识储备,但是真正创业的时候是机缘巧合的,因为我所在的那个——当时叫时代网络武汉分公司,突然关门了,就面临选择,一个是继续去大公司做销售经理,另外一个就是选择带领这帮弟兄自己来做,所以最后决定还是自己闯一闯。

 

鱼: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考虑到做互联网,您是从做互联网开始的对么,那个时候就考虑到走互联网这条路,您会觉得很有发展很有前景,当时是怎么看到的?

 

屈:从97年回来开始做的时候,这个敏感度还是有,人们的工作习惯和生活习惯已经电脑化、网络化,很明显的趋势,加上2000年的时候,特别是美国的互联网已经开始有一个泡沫化了,所以我们借鉴人家的成功道路,中国未来肯定是一个互联网化的。

 

鱼:所以您这个时候就拉拢弟兄们、拉拢亲戚朋友就开始干,当时大家的水平会不会有一些参差不齐。

 

屈:差异很大,因为有小学毕业的、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的。

 

鱼:您刚刚也介绍过,您的表妹一下两个人同时失业,您也会考虑到这样一个问题,其实做互联网我觉得对于自己自身文化底蕴的要求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的,您当时面临的身边这些一起干的弟兄们,包括亲戚们,他们文化方面的差异给您带来的困难,您当时是怎么解决的?

 

屈:第一是公司在组织学习,第二要求他们自学,我现在的总经理就是我当年的表妹,包括上总裁班啊,在工作的过程中不断地去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我觉得只要你有用心,我们是可以去学习到新的东西的,所以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在不停地学习、不停地改变的,因为互联网技术革新太快,所以我们在持续地学习的过程中。

 

鱼:该考试得考,该拿证得拿,不拿回去打板子,必须得拿到,不光是对公司其实对自己也是非常有帮助、有好处的。

 

屈:个人价值的提升也是同时的。

 

鱼:除了兄弟们、亲戚之间文化的差异,这样一个困难之外,整个公司在初创、成长这一路上有没有碰到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一些困难,当时您是怎么去化解的?

 

屈:困难应该说还是有比较多的点吧,包括我们去外地拓展市场,这种旷日持久的诉讼,因为他找各种理由拒付,像小公司嘛,他有一两百万拒付给你,你就觉得已经是巨大的一个包袱了,曾经也带来一些困惑,但是也随着我们各方面管理技能、各方面经验的积累,我们也依靠团队的力量一个一个来化解。

 

鱼:当时您都遇到过哪样的一些困惑?让您觉得很纠结的?

 

屈:其实最大的困惑还是在于我们作为民营的小企业,它的融资是最大的难题。

 

鱼:融资是很多中小微企业他们面临的困难。

 

屈:所以我加入民建,因为民建是一个企业家的群体,我们也是希望透过这样一些组织来寻求融资方面的支持,但是实际上还是一直受制于资金方面的约束,所以我们也没能很快地抓住高速发展的机会,直到国家开放新三板,所以当时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我们就立刻决策,上,一定要上。

 

鱼: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定要上,当时整个过程什么样的,跟我们详细来聊一下。

 

屈:因为当时是在12年做这个决策,我们当时已经有12年的时间了,我们也有一定的体量,但是这种不规范的各个方面,包括流程,包括内控制度啊,包括人力资源啊,都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所以我们花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时间去做整改,这个是非常痛苦的过程,你要去改变习惯,不光是我自己要改变习惯,而且我们整个公司的团队都得改变习惯,所以也有些人接受不了这种改变,这个过程里头尤其是像观念的部门,像财务部门,就差不多快逼疯了吧,我们财务总监曾经都说干不了了,受不了了,天天加班天天加班。

 

鱼:后来您怎么去扭转的这样的局面,做了哪些工作?

 

屈:第一个我们是寻求了外部的资源,也就是我们请了专业的公司来协助我们,帮助我们来整改,就是花了一定的成本吧,第二个因为那个时间,包括我们的审计公司都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比较稀缺的,就是券商还是求着你去上,在那个时间点,所以那个时间点选的很好。

 

鱼:面对这样的困境的时候,包括您刚刚说到的财务总监,有所动摇的想法,我相信可能不止他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

 

屈:我们也只能给关怀了,我们跟他们一起来拼,言传身教。

 

鱼:除了言传身教之外,有没有采取一些比较有效的措施?

 

屈:因为他本身也是我的股东,包括我们的核心财务人员,我们后来做了些股权方面的奖励。

 

鱼:然后慢慢的他们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看到了一些起色。公司是在13年的时候成功上市了新三板,屈总您觉得公司在上市之前和上市之后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屈:上市之前我们融资这一块儿就不用多说,刚才已经讲过,在经营上,特别是小企业要留住人才的话,没有太多的手段可用,虽然我们采用了内部股份制,但是毕竟是分红的机制,所以真正一些比较有能力的人才他会选择去更好的平台去发展,就是在人才上会碰到天花板,另外一块就是我们中小企业规范式的管理,因为一旦规范成本就会迅速上去,所以在管理上存在一些不规范或者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上市之后人才的天花板是打开了,你可以用期权啊股权啊(留住人才),包括有更广的市场,我们去年就做了两个并购,就需要输出团队,他们有更广阔的施展空间,这样对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起到特别好的作用,因为说实话,像我们这种高科技的公司,他主要拼的就是团队,拼的就是人才,另外一块儿直接对接资本市场以后,我们递增了两轮,我们去年加前年融了两千多万进来,然后银行的授信有一千多万,可以说非常地解渴,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去打造我们的核心技术、核心竞争力。

 

鱼:不去考虑资金方面的问题,我可以一门心思地去主攻我的项目、技术,包括去招揽人才,把主力军壮大起来。

 

屈:同时还可以依托我们现在的股权架构,做并购,因为银行它也有这种并购基金,投行也有并购基金,可以迅速地壮大体量,通过团队或者技术或者专业的并购,让我可以跑起来,原来只能一步一步地走,就是自己积累自己投资,缓慢的过程,现在就是插上了资本的翅膀。

 

鱼:有很好的营养补给了,可以去放开了展翅高飞。

 

屈:同时政府给你的一些关怀,因为你跟它交的税越来越多嘛,像我们去年就交了四百万的税,我们比前年翻了一番还多,社会效应也产生了。

 

鱼:其实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双赢的局面。

 

屈:当然从我们未来战略上来讲的话,我的选择性更大,包括我们投资这个公共服务平台,就是“互联网+”的转型升级,包括我们投资洪山创客,这都是在我们有一些政府支持加上我们对接资本市场这样一个有利的条件下,才可能去往这个方向演进的。

 

鱼:其实前景更好了,把您未来的市场给打开了,包括这条路会更宽泛了,选择更多了,你对于未来的资本市场怎么看?

 

屈:对我们新三板市场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美国的纳斯达克是我们的一个成功样板,马上五月一号以后就进入了分层的实质实操阶段,万德智新这一次应该是可以进入创新层的,当然我在这里说还只是说它按原有的标准,我们是符合的,我相信国家把资本市场的建设已经写入到“十三五”的规划里头去了,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国策,所以我们是信心满满。

 

鱼:万德智新未来有一些什么样的动作,在挂牌新三板之后?

 

屈: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进创新层,然后在18年,我们是希望我们的营收可以超过2.5个亿,我们的利润可以超过两千万,未来如果能够转板的话,我们的梦想是能够转创业板。

 

鱼:希望这样的梦想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实现,其实在刚刚我们介绍屈总的时候,大家有注意到屈总还有一个头衔,他也是现在很多大学生创业者的创业导师,那就证明屈总在做好自己项目、公司的同时,也在致力于帮助、扶持大学生的创业,特别想让您聊一聊,您在做这样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的年轻创业者给您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屈:我是60后,90后他们的这种敏锐,或者他们有时候迸发出来的互联网的那种激情,是我们有时候不是很能理解的,我女儿就是95后。

 

鱼:刚想说您的女儿就是90后嘛,毕竟还是有代沟的。(笑)不说代沟,至少90后他跟60后也好、70后也好、80后也好,他都有着完全截然不同的他们的一些观点和想法,而这样的一些想法可能是非常闪光的点子、非常敏锐的灵感可能也是我们60后、70后、80后没有想到没有发现的。

 

屈:对,我就发现他们这一代人因为生活在物质比较富裕的时代,所以他们很少有那种包袱,生存的包袱,像我们都是穷孩子出身,那种根深蒂固的包袱,所以他们想问题或者思考问题的时候,他们会非常轻装上阵的感觉,他们是可以海阔天空地去想。

 

鱼:就是什么都不用管,没有包袱。

 

屈:应该说几年前就在开始研究,因为我们未来的员工主要是以90后为主,所以我是跟我的女儿保持非常密切的沟通,虽然她在美国,我们每天要求她写一封日记给我,然后有什么问题我们及时地就会视频去聊。

 

鱼:其实这样的做法您也放在了您帮助的这些学生身上。

 

屈:对,我就是希望很深入地去了解他们的思想,他们的那种思维模式,然后我们怎么去做洪山创客,我们怎么去帮助到年轻的大学生,帮助到我们公司的这些新进的年轻的员工。

 

鱼:像您的洪山创客也是主要针对于大学生创业么?

 

屈:对,我们是完全面向在校生来做的创客平台。

 

鱼:我知道今天您也给收音机前听众朋友,给我们广大的创业者,包括您的团队也送了一首歌,对吧,这首歌的名字叫作?

 

屈:《朋友》

 

鱼:为什么会选择这首歌,是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屈:人生很短,我们能够交一些知心的朋友,一起去同甘共苦,去经历风雨,去经历彩虹,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有依靠,变得丰满,这就是我想送给所有听众朋友的,一个我心中的礼物。

 

鱼:其实我觉得不光是送给听众朋友,包括和您一块儿携手走到今天的那些创业的伙伴们,您的家人,还有跟您一块儿经历过风雨、经历过彩虹的公司团队的小伙伴们,包括您现在正在帮助和扶持的这些年轻的大学生创业者们,我觉得都是非常有帮助的,除了这一首歌,除了您的祝福,还有您今天所有跟他们分享的这一切,我觉得都是他们这一段创业道路上难能可贵、很难去碰到的人生经历和感悟,也再次感谢屈总来到我们节目当中,也非常感谢我们今天收音机前的各位听众朋友们的守候,今天分享了这么多,我们也是收益良多、获益匪浅,所以大家如果还有更多想说的、想聊的,有什么样的问题要反馈给我们的这些创业者朋友们,也欢迎大家加入到我们的互动群:387473308当中,好了,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各位的收听,明天晚上同一时间,八点到九点,我们再会。


Copyright 2018 www.wondnet.com 武汉万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2013216号
技术支持:星梦时代网络